“甩团”,组团社、地接社都担责

发布时间:2019-11-15 23:24:13来源:中国旅游报

案由

2017年6月20日,风景旅行社与假日旅行社上海分公司签订了旅游团委托接待合同,约定风景旅行社为假日旅行社上海分公司的委托接待社,假日旅行社上海分公司负责招徕游客,风景旅行社负责接待。

此后,27名上海游客报名参加假日旅行社上海分公司的“北欧四国+冰岛15日游”行程。假日旅行社上海分公司委托风景旅行社承接,负责安排该团的境外地接工作。按照约定,假日旅行社上海分公司需就该行程支付风景旅行社54万元团款,并于发团前3日支付全部团款的80%,回国后7个工作日支付剩余20%尾款。

但是,假日旅行社上海分公司并没有在发团前支付给风景旅行社约定的80%团款,不过,该旅行团仍于2017年7月12日按照既定计划如期抵达芬兰首都赫尔辛基开始行程。经多次催要,假日旅行社上海分公司陆续支付了14万元团款,但仍未按约足额付款。双方在经济上的矛盾随着旅游团行程的推进而加剧,直至2017年7月21日27名旅客自挪威抵达冰岛时,发生了风景旅行社委托的地接社冰岛甩团事件。

当天傍晚,27名中国旅客被送至中国驻冰岛大使馆。原北京市旅游发展委员会也联系假日旅行社,由假日旅行社另行委托其他地接社将27名游客接离大使馆,送往临时预定的酒店休息。之后,假日旅行社委托其他地接社继续为27名游客提供了后续服务。

此后,两家旅行社因委托合同纠纷诉至法院,风景旅行社认为:此次风波缘于假日旅行社上海分公司未依约支付团款,要求假日旅行社支付其上海分公司拖欠的欠款及利息。

假日旅行社则辩称,风景旅行社的境外甩团的行为属于违约行为。事发当晚,该社并未向游客提供酒店住宿,该社主张的团款也应扣除这部分款项。再者,此次旅游委托事项系风景旅行社与假日旅行社上海分公司签订合同、安排行程,假日旅行社作为总公司不应该作为风景旅行社起诉和追要欠款的对象。

法院经审理认为:双方签订的《旅游者团委托接待合同》《供应商业务操作与接待服务规范》系双方真实意思表示,合法有效,对双方均有约束力。风景旅行社接受假日旅行社上海分公司委托负责涉案旅游团境外地接服务,假日旅行社上海分公司应按协议约定的时间付款,然假日旅行社上海分公司仅支付14万元,远低于合同约定的付款数,假日旅行社上海分公司存在违约行为。因假日旅行社上海分公司未按约付款,导致风景旅行社拖欠境外地接社款项,致游客在冰岛被甩团,游客的利益和中国旅游行业的国际影响受到严重影响。原、被告均应以游客利益为重,保护游客合法权益。即使假日旅行社上海分公司违约未及时付款,风景旅行社也应及时垫付款项,确保游客完成所有行程,安全回国。风景旅行社可以在回国后依照委托合同的约定主张权利,而不应当不顾旅客安危,任由境外地接社随意甩团,故原被告双方对本次甩团事件发生均有过错。原告在2017年7月21日,未为相关游客提供酒店住宿服务,但该晚酒店住宿费确已实际发生,对该款损失,因原告与被告均有过错,由双方各半分担。假日旅行社上海分公司不具有法人资格,其民事责任由假日旅行社承担。原告与被告确认涉案旅游团接待费用为6万余欧元,扣除原告应承担的2017年7月21日住宿费以及被告已经支付的人民币14万元,被告还需支付原告的款项为38万余元。故判决:一、被告假日国际旅行社给付原告风景旅行社38万余元;二、被告支付原告以38万余元为基数自2017年8月7日起至实际付清之日止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算的逾期付款利息。

一审判决后假日旅行社提出上诉。二审法院维持原判。

研判

采访中,上海旅游法治研究中心特聘专家、律师刘巍嵩表示,上述案件的是非对错,两级法院的判决已经充分表明态度:在旅行社相互委托接待的合作关系中,无论因为什么原因导致两个商事主体发生纠纷,都严禁“甩团”,损害游客的合法权益。

所谓“甩团”,常指组团社和地接社之间发生纠纷,导致地接社在能够履行旅游合同的情况下拒绝履行合同的行为,导致游客利益受损,发生滞留境外等严重后果。根据《旅游法》第六十九条、第七十条规定,旅行社应当按照包价旅游合同的约定履行义务,不得擅自变更旅游行程安排。在具备履行条件的前提下,经旅游者要求仍拒绝履行合同,造成旅游者人身损害、滞留等严重后果的,旅游者可以要求旅行社支付旅游费用一倍以上三倍以下的赔偿金。

旅行社业务经营中,组团社和地接社相互协作,由组团社将境外接待工作交由地接社承担是非常普遍的一种经营模式,双方形成委托合同关系。对此,专家建议:

一、地接社必须严格履行接待义务,不得以任何理由“甩团”,如有此类行为必受法律严惩。笔者曾处理多起类似“甩团”事件,法院无不判决要求“甩团”的地接社承担赔偿责任。

二、本案中“甩团”的地接社尚未承担充分的民事赔偿责任。本案中是“甩团”的地接社先行起诉要求组团社支付剩余团款,法院虽要求双方分担损失,但从司法实践看,“甩团”一方所承担的民事责任显然是偏轻的,可能组团社一方在应诉中未充分行使自身权利所致。

在法律实务操作中,首先,组团社完全可以先行要求地接社赔偿损失,即便地接社先起诉了,组团社也可以进行反诉。其次,组团社的损失是多方面的,除了需垫付地接社未履行部分的接待费用外,还可能发生游客的索赔,或者受到行政处罚,这些都是可能发生或已经发生的费用,都可以作为损失进行主张。此外,对于组团社商誉也会产生损失。再次,组团社和地接社之间一般都有委托接待合同,委托合同中通常也会约定违约责任,“甩团”这种行为是严重违约行为。组团社完全可以依据合同追究违约金。

综上,“甩团”一方作为严重过错一方,其可能承担的民事赔偿责任是多方面的,本案中地接社承担的民事责任偏轻。当然,法院还是考虑到组团社未按约支付团款,违约在先,所以在责任分配上适当减轻了“甩团”方的责任。

三、“甩团”的旅行社除承担民事赔偿责任外,还应承担行政责任等其他责任。“甩团”是文旅管理部门严厉禁止的,《旅游法》《旅行社条例》等法律法规对此都有行政处罚罚则。因此,如有主体投诉至执法部门,“甩团”旅行社除对游客、组团社应承担民事赔偿责任外,本身还将受到执法部门的行政处罚。

在此,希望旅行社企业树立严格的法律意识,严格按照法律规定规范自身的经营行为、履行自身的法定义务,不得因企业之间的商业纠纷损害游客利益,更不得采取“甩团”等恶性行为,如果发生必将受到法律的严惩。